魂书屋
繁体版

第1726章 偷吻(1/3)

    初秋的天气很好,连日晴朗,人也精神。

    顾纭却脚步沉重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都提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又有另一个同事辞职了。

    这位同事是换一家报社,觉得现在的报社没什么前途了。

    老板娘没说什么。

    谁知这天下班,前同事到了报社附近,正好拦住了顾纭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,我们那边还缺个编译。你做事向来稳妥的,我想引荐你去。我刚过去,人生地不熟,你若是去了,咱们俩还算旧识。”同事笑道。

    这位同事是个三十来岁的男人,平日里也挺正派,且跟罗主笔关系不错。

    他之所以对顾纭上心,是因为罗主笔去前线之前,再三叮嘱他要照顾顾纭一二。

    顾纭没有和罗主笔在一起。

    白贤消失之后,罗主笔又苦苦追求了她几个月,拿出了十二分的诚意。他越是认真,顾纭越是无法忍受,索性就跟他说,自己心上有个人,暂时不能接受其他的感情。

    后来,罗主笔跟着老板一起上前线去做战地记者了。

    他问顾纭:“若我能活着回来,你愿意再给我一次机会吗?”

    顾纭当时心里特别难过。

    炮火无眼,要她说什么?

    说不行吗?

    难道她要诅咒罗主笔回不来?

    于是她道:“好。你能活着回来,我们再谈论此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在这个之前不要结婚,不要斩断我的希望。”罗主笔道。

    顾纭点点头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是非常爱她的,爱到宁愿把生死赌上。

    前几天吃饭时,白贤问她:你交男朋友了吗?

    她当时很想问:你是想要追求我吗?

    可这个问题,她自己给不了人家承诺。假如他说“是”,那么她就要告诉他,至少得等罗主笔活着回来,等战争结束了,她亲口拒绝了罗主笔才行。

    如果他说“不是”,那岂不是她自作多情?

    她向来面皮薄,这种尴尬她是不敢想的,这些隐情她没说。

    她和白贤,像是两个陌生人。从前他天天跟着她,是洪门的任务,是张辛眉的托付。

    后来他不是再也没出现过吗?

    若他有一分想追求她的心,也不会消失得那么彻底。

    法租界说到底也只有这么点地方。

    “顾小姐。”同事又叫了她一声,“怎样,顾小姐?”

    同事发现她在走神。

    她最近总神思恍惚的,心里好像有很多事。她太过于内秀,哪怕有秘密也不会跟同事倾诉的,同事也不便多问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不会换地方做事。”顾纭道,“我想回乡下了,将来如果有机会,我还想给报纸写文章,做个专栏主笔。您也知道我的文笔,我想我能胜任。假如能见见新的报社的人,算是多一条人脉,将来好混口饭吃,我还是感谢您的。”

    同事想了想:“这样的年月,大家都不容易。那好,我跟朋友说一声,明晚一起吃个饭?”

    顾纭说好。

    第二天吃饭的时候,同事特意叫了新报社的一名女同事,免得顾纭拘谨。

    不成想,那位女同事爱好喝一杯。

    顾纭有求于人,女同事又豪爽,她只得跟着碰杯。

    喝了两杯之后,她就知道不太好了,因为她的脑子昏昏沉沉的。

    同事很抱歉:“顾小姐,我没想到你酒量这么差,你怎么不推辞?”

    顾纭不太擅长推辞。

    她天旋地转的对同事说:“你帮我叫个黄包车吧。”

    那边,晚饭还没有吃完,女同事还没有喝尽兴,抱怨说顾纭碍事,同事也不好丢下新的同事去送顾纭,只得帮她叫了车。

    到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